yt869樱桃

仙卫一七九的橡木棍子终究没有落到进来的人身上,还离那人有四五米,它就被阻挡住了。哪怕它的两只滑轮飞速的旋转,和地面摩擦产生了火花。

这进来的是一名修真者!

丁乙遏制住了冲出去的想法,隔着地质标本陈列室玻璃,丁乙看着这人释放法术。

丁乙把头缩了回去,藏身在一大块天青石的后面。

那人拿出一个黑色的物件,也不知道是怎样操作的,仙卫一七九停止了加速,整个停止了下来。

那人径直走到安保傀儡的身前,伸出两个手指头猛地插向仙卫一七九的眼睛,安保傀儡的额头突然裂开堂弹出一个管子来。那人从管子里面似乎取出了什么东西,又从身上的荷包里拿出一粒什么东西塞了回去。

管子又缩了回去,安保傀儡似乎没有什么变化。

“滴滴滴”发出三声响声,仙卫一七九猛地后退了两步,围着前面的人绕了一圈,然后鬼叫一声“咿呀”跑了开去。

丁乙大气都不敢喘,静静的伏低身子,一动也不敢动。

“谁?”那人突然暴喝一声,丁乙心脏猛地一揪紧。不会是被这个进来的神秘人发现了吧。

“不要紧张,是我。”从门口又踱进一个人来。

“非要在学校里面搞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么?”后进来的人问道。

阳光下的清纯小美女

“不偷偷摸摸,你倒是让我们正大光明查啊,魏校长,别忘了张德发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了结,上面对你们学校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是在意的很呐。”先进来的人冷冷的回道。

原来后面那人是学校的魏水校长。

魏水被先进来的这人怼的没有脾气,摇了摇头,说道:“事情做完没有?做完了赶紧走吧。别忘了你现在的角色,哎!”说罢叹了口气。

两人没有再多说些什么,前后都出了大门。

看着两人离去,丁乙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。方才发生的事涉及到了机密,如果被人发现,灭口都是很有可能的。

想不到最近这么背时,到紫竹林看个书会遇到特搜组从身下的巨石下出来,睡个觉又会被莫名其妙的神秘人进来打搅,看着眼前巨大的天青石,丁乙不禁想到‘背时’、‘背石’。莫非自己真的和这大石头相冲?不然怎么总都是会遇到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呢?

这间地质标本室看来是不能呆了,得赶紧的离开。不过待丁乙扭过头来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,又被眼前的东西吓了一跳。原来自己藏在地质标本室的天青石后面,没料到仙卫一七九,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也进了这间房,正在丁乙身后呢。

看着眼前的安保傀儡,丁乙有一种莫名的心悸,这个家伙的橡木棍子上还沾着门房老李的那条土狗的鲜血呢。

“一切正常”仙卫一七九报告道。

快步的走到安保傀儡的身后,丁乙跳起来拔下了控制安保傀儡的阵盘。

转到这傀儡的身前,踮起脚,戟张二指一个二龙夺珠,直插安保傀儡的双目。安保傀儡的额头再次的弹出了一根管子,管子里面有一颗珠子。丁乙取出这粒珠子,放在手掌上细细的端详。

留影珠!这是比幻碟更高端的留影珠。

幻碟能够展现幻术师制造栩栩如生的幻境,但是幻碟所呈现的影像只是看起来像而已,景物的有些东西它是无法呈现出来的。比如火焰的炙热,流水的冷冽,猛兽的威压,生命的波动……

而留影珠则会将上述的这些情形都完真实的表现出来。同时它的主要功能是真实的记录它所要记录的场景,收集相关的数据,比如每个人独特的精神波动,也就是修真者所谓的气机。

结合先前那进来更换留影珠的男子和魏校长的讲话,这显然是特搜组还在秘密进行的追查行动。这些黑狗子贼心不死啊。

他们到底在追缉谁呢?难道这所学校还有他们怀疑的对象?组织还有人留守在这所学校?亦或者老张还在这个学校里,躲在了某个不易找到的地方……

突然丁乙想到一个可怕的事情来,难道他们追缉的对象竟然是自己?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,反而还相当得高!

这一下子,可把丁乙吓坏了。这两个多月的风平浪静,让丁乙一度认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。没想到特搜组从来就没有放弃对自己的追缉!

自己还傻呵呵的帮助这些特搜组的密探,维修好了这具很可能是专门追捕自己的安保傀儡。

老虎皮说过蜃珠的有效期是三个月,现在马上就要到了,那些特搜组的密探们可都是经过训练的专业人员,眼力和记忆力都是无比的强。

自己的精神波动无疑早就被他们掌握,就算老张在门房附近埋下了影响视觉听觉的阵基。可是,是否会同样埋下影响精神波动(气机)的阵基呢,这很值得怀疑,不然老虎皮干嘛要让自己吞下那颗蜃珠?

这一刻,丁乙大汗淋漓,无形的压力排山倒海般的向他涌来。

老张,老虎皮你们在哪里?我现在需要你们的帮助!丁乙在心里呐喊,还有那个现在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组织,救命呀!

虽然很想把面前的这具安保傀儡砸个稀巴烂,可是理智抑制了这种冲动。这样做的后果无疑是加速了自己的暴露,这是个愚蠢的行为。怎么办?到底该怎么应付眼前的局面,丁乙完慌了手脚。

丁乙甚至想到了自首,不过他还是果断决然的否定了这种没出息的懦弱想法。先不说自己和当局的理念完相冲,自己无法过得了自己良心的拷问。再则看了上百的幻碟,那些英雄人物的光辉事迹,也早就潜移默化的形朔了他的人格。他是不可能去做出这种事情来的。

当然也不能坐以待毙,等着蜃珠的功能完消失,让那些黑狗子上门。

不要以为丁乙现在还不到十岁,指望特搜组就会对他网开一面,李在民的著作《源之谜》里面描述的相当清楚,小孩子甚至是小婴儿可是他们研究的重点。丁乙可不想自己被送到那些连名字都没有,只有代号的试验场,做为活体给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修真者当作实验品。

现在留影珠上面记录的关于丁乙的精神力波动,应该还是被蜃珠改变了的,也就是说现在特搜组的人到现在为止,还不知道自己的情况,没有锁定他。现在还有十来天的时间可以利用,到底该怎么办呢?

突然丁乙又想到一个问题,留影珠干嘛要安装在仙卫一七九的身上?偷

偷装在门房岂不更方便。进进出出的人都会无意识的被它扫描,这不比装在这具安保傀儡身上更好?难道这只是自己的疑神疑鬼?特搜组并不是专门针对自己的,特搜组还有更大的一个布局?

没办法理顺这中间的一切,但是自己现在处在极度危险之中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在这种极度恐慌与焦虑之中,丁乙想到的安的办法就是举家搬迁,没办法看来只有跟老爹部分坦白了。不告诉他部分的真相,那个老顽固是肯定不会听自己的。老头子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大义灭亲的疯狂举动吧。虽然现在老家伙跟自己很不对路,应该还不至于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出卖给修真者吧。

要不自己偷偷的溜走……城外虽然是所谓的不法之地,但是总比直接面对那些特搜组的人要安一些。要不要这样做呢?可是自己舍不得老妈,还有丁云……不行!决不能存有这种安图现状的想法,那些修真者可都是一些择人而噬的魔鬼,不能存有丝毫的天真想法。现在是要果断的做出决定了,危险就在眼前,容不得自己再做这种小儿女状了。

这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,这一刻似乎又绕回到了三个月以前被老张抓住偷书的那一刻。

纷沓而来的各种思虑让他愁思百结,肝肠欲断。最终丁乙还是决定选择相信家人,因为这毕竟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事,它还会牵连到无辜的家人。

不是自己一走了之,就可以把这事情消弭与无形的。如果老丁真的要大义灭亲,他抚养了自己这么多年,自己从来都没有报答过他的恩情,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,自己也就认命了。

丁乙重新的复原了仙卫一七九,现在可不是赌气的时候,不想过早的暴露还是让这个讨厌的安保傀儡继续它的工作吧。

“咿呀……”仙卫一七九欢快的消失在了眼前。

满怀心事的走出实验大楼,刚出门就碰到了齐休。

“听王副校长说,你修复好了那具傀儡?”齐休开门见山就问道。

丁乙连忙向齐休行礼,说道:“齐总务,这具傀儡现在基本上已经修复好了,是否完的修好了,我也不是很清楚,要知道这是一具灵级的傀儡,一些阵法,机关我到现在还不是很懂。我不过是在傀儡工坊打了几天工,粗通一点傀儡术,这具傀儡是否真的修复好了,还要观察两天。”

丁乙可不敢在齐休面前卖弄,尤其是关于那个藏有留影珠的神秘小盒子,自己只能装傻。

万一被特搜组知道是丁乙修复好的,如果仅仅只是维修这傀儡的基本故障,他们兴许还不会怀疑那个神秘的小盒子的秘密已经被自己掌握吧。丁乙这样想到。

这其实只是丁乙故作聪明的自我安慰。

看到眼前的小孩子谦卑的态度,齐休很满意。他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修复了这具傀儡,这个小家伙还真是出人意料。

“那好,这几天你再观察一下,丰收祭过后你再把钥匙和说明书给我。”齐休道。

大概觉得自己只是在利用这个小家伙,有些过意不去。又说道:“你有什么需要,在我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我可以满足你一个小小的愿望。”

丁乙连忙称谢。

s:

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网址: